当前位置:360足球比分直播即时 > 历史建设 > 穿Red Banner袍的巾帼,家国天下

穿Red Banner袍的巾帼,家国天下

文章作者:历史建设 上传时间:2019-12-08

一天傍晚,节目录制到一半,发现少了点道具,嘉宾们游戏环节需要用扇子,导演就安排芸芸去化妆间隔壁的道具间拿取,芸芸取了扇子,想想公共化妆间有一段时间没来了,挺怀念的,于是就拐了进去。

  天阴得闷人,墨一样的黑云铺天盖地。
  小玉看着遄急河水,泪水涟涟。
  她失恋了,确切地说,她被男友抛弃了。她受不了这个刺激,不明白他为什么抛弃他们多年的感情,和一位富家小姐好了,
  就因为富家小姐能给他带来财富吗?
  她的泪流的更加凶猛了,就像这河水一样汹涌澎湃。她的手紧握着桥上的栏杆,向前欠了欠身,打算跳下去,一了百了。
  “呵……”一声冷笑,来自身后。
  小玉有些惊讶地扭过头,一位女人站在小玉的身后,穿着大红色的旗袍,皮肤雪白,容貌很美。
  “你……笑什么?”小玉皱着眉问道。
  “笑你。”
  “笑我?”
  “是呀!为了个不值得的臭男人自杀,难道不可笑吗?”
  “你怎么知道我……”
  还没等说完,女人打断她的话说:“知道你为什么被人抛弃是吧?呵!我可不想解释那么多,我只想问你,你难道就这样甘心让人抢了你的男人吗?你难道不想让他后悔吗?”
  “我……我想。”小玉叹了口气说:“可是,我又有什么办法,人家有钱,我拿什么和人家比。”
  “你会有钱的,只要你嫁给一位有钱人。”女人像是预言家。
  “哦!不!呵!灰姑娘嫁给王子只是童话,而且我也没有绝美的容貌。”小玉自嘲地说道。
  “你要想报复他们,你就听我的。”说着她拿出了一张照片,指着照片说:“我会让这个男人爱上你的。”
  “啊?你说让他爱,他就能爱吗?开玩笑。”小玉觉得面前的女人像个疯子。
  “记住,你的仇,我帮你报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女人突然不见了,小玉四处找着,心里慌成了一团。慌乱中她跑到了大路,突然一阵急刹车之后,她被一辆车撞倒在地。
  晕倒时,她看见一个男人的脸,真奇怪,和女人照片上的脸一模一样。
  再次醒来的时候,小玉发现自己躺在一间豪华的病房里,男人坐着她对面的椅子打着瞌睡。她想坐起来,可浑身疼痛得让她哎呦一声叫出了声。
  他立刻惊醒,然后高兴地问:“你醒了,要喝水吗?”
  她摇了摇头,河边的经历和女人的话出现在了她的脑海,难到这并不是一场梦?
  男人说他叫项南,问小玉叫什么,小玉摇摇头,扶着头说:“我!我不记得了,我……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。”
  项南皱着眉叫来了医生,问道:“为什么这位小姐说她什么想不起来了。”
  医生说:“这位小姐的头并没受伤,可能因为心里原因,造成暂时性失忆。”
  “啊?那我什么时候能记起以前呀?”
  “这个不好说……”医生一脸的为难。
  项南沉默了,医生走了之后他内疚地对小玉说:“真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撞了你,才弄成这个样子,放心,我会负责到底的。”
  小玉闷着头没有说话,为自己撒谎而感到内疚。
  小玉伤好了之后,还没有恢复记忆,项南把她接回了自己的家,精心照顾。通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,小玉觉得项南是个好人,而且是个好男人,只可惜他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友。经常来他家,当着项南的面那女人对她很客气,只要项南一离开,那女人就对她冷嘲热讽,所以小玉并不喜欢这么阴险的女人,只要她一来,她就会躲进自己的房间,吃饭也不会出来。
  项南不忙的时候,会带着她到处去逛,想尽快找回她的回忆和家里人联系。
  每当这时候小玉的心情都会很沉重,因为她从小就是个孤儿,哪里有她的家?
  一次项南需要参加一个带舞伴的宴会,恰巧他女朋友出差了,于是项南决定带她去,还特意给她买了身漂亮的衣服,打扮得像个公主一样。
  那晚在宴会上,小玉看见了自己的前男友,挽着那个富家女,款款向他们走来。小玉的心紧紧地楸着,脸色变得苍白。
  走近时,小玉对项南说:“我……我有些头晕,我想坐下来休息一下。”
  项南很绅士地扶着她找个地方休息,替她拿饮料。
  突然大厅开始骚动了,接着传出了一声尖叫。有人高喊杀人了,杀人了。小玉和项南同时站了起来,向大厅中央看去。小玉看见那个穿着旗袍的女人穿过众人走了出来,小玉惊恐地看着她,她不是挤出来的,是穿!穿过人们的身体走出来的,那么说她根本就不是人。
  小玉被项南拉着进入的大厅中央,小玉看着自己曾经深爱的人,手里握着刀,躺在血泊中。她只觉得双眼一黑,身体变得摇摇晃晃,跌倒时项南把她抱在了怀里。
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小玉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体躺在项南的怀里,项南同样赤身裸体,她惊呼了一声,惊醒了项南。项南同样也愣了,他扶着头,回想着昨夜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
  小玉的眼泪让他感到内疚,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做出这种畜生的行为,而懊恼地抱着头。
 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,项南的女朋友推门走了进来。然后是尖叫,那个女人疯了一般扑上来撕扯着小玉的头发,拼命地扇着她的嘴巴,小玉一动没动,任由项南把自己护在怀里。
  没过多久,项南和他的女朋友分了手。
  那晚夜很静,小玉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她想她的任务就快完成了,因为他看见了项南眼底的伤,可她突然很舍不得离开。
  小玉讨厌分别,因为那是可怕的伤感。但是,她发现自己已经不自主地向真相迈出了一步。她预感自己平心将再次波澜,这说明什么,说明她已经爱上了项南?
  她不敢睡,也不敢想下去,拿过电话看看时间,凌晨十二点了。她起身坐在桌前,打开电脑消磨时间。
  窗外很黑,很静,星星怪异地眨着眼睛,像是一只等待机会的小虫子,随时准备扑上来吸她的血。
  此时电脑开了,闪着刺目的光芒,然后是一个小红点逐渐的扩大……扩大。小玉只觉得的头皮一炸。她几乎可以肯定,这个红点就是那个穿红旗袍的女人,果然是她。她的眼神透着凌厉,仿佛要看穿小玉的心。
  “你做得很好!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不过你应该离开他了吧?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舍不得他是吗?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你爱上他了是吗?”
  “我……”小玉不知道怎么招架,女人总是打断她的话,处处说到她的心里。
  “可你是谁?为什么要害项南?”
  “哈……我是谁?我是他妈!”
  “啊?”小玉吃惊不少,她曾经无数次猜测,始终觉得女人和项南一定有仇,也许是项南曾经抛弃过她,所以才要拆散他和他的女朋友,可就是没想到,他们竟然是母子。
  “很奇怪是吧!呵呵!让你和他在一起,是因为你们前世有缘,而且他以前的女朋友根本就不爱他。”
  “那么我还要离开他吗?”
  “你说哪?”说完旗袍女人消失了,电脑一下子陷入的黑暗。小玉拿起鼠标晃悠了一下,电脑还是没开,低头一看,电源没插,又是一头冷汗。
  没过多久,小玉和项南结婚了,结婚那天她非要穿一件大红的旗袍,不穿婚纱。
  项南就由着她,反正她穿什么都好看,婚礼上,小玉的眼神始终飘动着,最后落在一面白墙上,一个淡淡的红色影子冲着她摆手,脸上带着微笑,然后逐渐消失了。
  小玉的鼻子一酸,差点掉出眼泪,因为她感觉女人再也不会来了。

  一、看着梁子嘴角沁出的血,一滴一滴染红着白小玉的衣衫。白小玉禁不住悔恨万分。
  梁子……梁子,你真傻!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身体撞车呀?
  小玉,我不会怪你的,梁子紧紧抓着他的手,小玉,我想求你一件事。
  此时的白小玉早已和木头人一样,他感觉自己无色无相,象一根稻草一样随时会随风吹走。梁子这么好的女孩子,他为什么抛弃她?
  有什么话你说吧……梁子……。白小玉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  小玉,梁子抬着颤抖的手,解下胸口染血的玉扣,挂在白小玉的胸前,象从前一样轻轻抚摸着他的脸,我知道你的胃不好,以后要自己学会照顾自己……不要太挑剔了,找一个爱你的女人结婚……
  梁子,如果有来生,我一定好好珍惜你,梁子,你相信我……
  梁子脸上带着苍白的微笑,别说这些傻话了,小玉……如果……如果真的有来生……
  梁子的手无力地垂下。
  梁子!白小玉突然撕心裂肺地痛哭出声。
  梁子终于走了。
  痛心的是,半个月后,白小玉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丧生,有人听见临终前的白小玉嘴里吐着模糊不清的几个字:梁子……来世……。
  什么是梁子呢?梁子或者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。白小玉离开的那夜,月光很冷,很凄清,白小玉的亲人们在屋里喝着酒,谈论着白小玉短暂的一生。
  
  二、庄子云疲惫不堪地从楼上下来时候,柳琴正上楼,看着柳琴的脖子,庄子云一刹那有一种无法遏止的渴望。柳琴抬起头来,二人呆呆地对视着,庄子云觉得在哪里见过她。柳琴满脸通红垂下头,很快地走上楼梯。庄子云觉得自己很失态。
  在哪里见过她呢?庄子云一个人在楼下的通道里苦思冥想。半个月前,庄子云应聘到这家公司,做了一名普通的管理人员,女孩子叫柳琴,是庄子云后来在签到薄上看到的。
  晚上下班的时候,庄子云坐在公汽后排,看着柳琴冲着车门走来,庄子云的心跳有些加快,……在哪里见过呢?他想不起来了,他告诉自己,这纯粹是一个梦。
  柳琴上车的时候,看见坐在后面的庄子云,不小心头碰在车门上,脸刷的白了一下,一声不吭忍住痛坐到座位上。
  坐在后面的庄子云不知怎么也感觉心里有些痛。他摸摸自己的胸口,终于平静下来。
  夜里庄子云一个人躺在床上冥思苦想。柳琴……一种越来越逼近的形象,让他觉得在哪里见过柳琴,这种形象象一面刀锋越来越锋利地刺痛着他的心脏,但他想不起来了,可是这种模糊的景象却又显得那么维肖,象一场有形无声的戏。但有一点,庄子云觉得柳琴是他前世的爱人。这个奇怪的想法,让他有些吃惊。
  柳琴……庄子云轻声呼唤着沉入梦中。
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柳琴不在车上,不知怎么下车的时候,庄子云的头重重的撞在车门上,头昏眼花五晕六素,一车人哄笑起来。
  柳琴仿佛也听到了庄子云头碰在车门上的消息,进办公室的时候呆呆的偷偷地看了他一眼。然后趴在桌上签到。
  看着柳琴的身子,庄子云突然没头没脑的说,我认识你!
  柳琴呆呆地放下笔,没有准备地笑了一下,你认识我?又笑了一下,很友好,轻轻出门了。
  庄子云明白,柳琴拿这句话当玩笑了。他有些泄气。看着柳琴风中婉约的身形,短裙随风飘起,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和惆怅,柳琴,我们真的认识呀!
  看着柳琴静静上楼的样子……
  吃饭的样子……
  乘公汽的样子……
  打水、扫地的样子……
  笑的样子,寂寞的样子,发呆的样子,温存的样子,安静的样子……
  庄子云有些心魂失落了。
  那一天走在桥上,和柳琴不期而遇,柳琴身边还有一个男人,柳琴对着他浅浅的笑了一下,男人牵着她的手,很快地走了。
  那时,天下着小雨,庄子云一个人独立桥上的风中,直到天色渐渐暗下来,细雨湿透了衣衫,他不明白,他怎么突然从心底对柳琴升起一种刻骨铭心的感觉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呀!带着一种隐隐的痛。
  一个夜晚,很大的月亮,吃过晚饭,走在河边的街道上,他看到柳琴在街边,饶有兴味的看着灯火通明的橱窗,庄子云很好奇,走过去。
  柳琴正呆呆的看着橱窗里的一枚淡绿色的玉扣。
  庄子云的视线不觉也被那颗玉扣吸引着。玉扣在灯光下显得色泽柔和,很滑腻的感觉。
  柳琴回头看到了庄子云,笑了一笑。庄子云说,你要挑嫁妆了呀?柳琴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,却指着一只茶杯问庄子云,你是从事写作的,你告诉我,送茶杯给别人应该怎么写祝福语?庄子云想了想,说,随口说,你爱他,你就在这只茶杯里放进去一颗心,让他好好收存吧。柳琴羡慕的说,我明白了。那一刻,庄子云看着柳琴幸福的眸子,突然觉得这是什么时候做过的一个梦,而柳琴就是梦中的那个女人。
  柳琴转身要走,庄子云突然说,你不要那枚玉扣了吗?
  玉扣?柳琴回过头诧异地看着庄子云的脸,你觉得玉扣很美吗?
  美!庄子云不假思索的说。
  为什么?
  庄子云一下呆在那里。他说不出来,因为他根本分不出玉的良莠,更不要说鉴赏了。可是他分明感觉柳琴要买这枚玉扣,这枚玉扣象是久别重逢的朋友,显得格外亲密。他感觉到这枚玉扣是那么有灵性,他感觉到他,柳琴,还有这枚玉扣间象有一种什么因果关系,如果此时玉扣也生了臂膀,他想,玉扣一定会扑上来紧紧地拥抱着他,还有柳琴。
  柳琴最终摇摇头走了。
  庄子云脱口而出,这玉扣是你的呀,你忘了?
  柳琴停住了,仿佛呆了一下,回过头,我的玉扣?笑了。
  庄子云呆呆地站在原地,他不知刚才说了什么。看着柳琴消失在街边的人丛里,看着橱窗中寂寞的那枚玉扣,他感觉到胸口一种隐隐的痛。
  庄子云的失常举动,公司里有些风言风语,柳琴开始回避庄子云。
  庄子云明白了柳琴的意图,也有意回避着柳琴,他努力遏止着心中的渴望,可是,那晚的那枚玉扣却一次次梦幻般出现在眼前,直到有一次,他清晰的看到那枚玉扣上还残留着一丝殷红的血,血仿佛就要滴落……
  同事们偷偷议论庄子云,觉得他患了失臆症。大家都回避着他。
  庄子云很孤独。
  柳琴也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庄子云。这让他心里很痛苦。
  有一天吃过饭,柳琴走过庄子云的身边,突然说,再过几天,我就要走了。
  庄子云仔细搜索柳琴脸上的表情。
  就要走了吗?手里的材料纸散落了一地。
  柳琴小心地拾起地上那些纸片,放在他手心。看着柳琴风中飘动的水红绸衫,庄子云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住女人的手,你还记得我吗?我们本来是认识的呀……
  柳琴被庄子云的异常举动吓得尖叫一声,脸色苍白,拼命挣脱庄子云的手,落荒而逃。
  柳琴的男友找到庄子云,劈头一拳,你要再纠缠柳琴,小心!
  柳琴将男人生拉硬拽走了。男人还在悻悻的。
  庄子云坐在楼下的走道里,擦着唇上的血水。
  太阳有些苍白,风显得很凉,庄子云呆呆地看着远处的几棵老椿树,很孤独。
  柳琴要结婚了。
  庄子云病倒了。
  庄子云独自到柳琴驻足的那个橱窗前买回了那枚玉扣,把它佩在胸口,就象是久别重逢的情人一样。
  那个夜晚,庄子云独自走在河边的老街上,丧魂失魄地想着心事,老街坑坑洼洼很破烂,连一盏象样的路灯也没有。庄子云深一脚浅一脚磕磕绊绊的走着,……柳琴……玉扣……血……
  一种尖利的声音贯穿着他的耳膜,一辆卡车从身后飞速弛来……
  柳琴在这个夜晚觉得浑身燥热,难以入眠,刚睡着,眼前就出现许多纷乱的影子。突然,她感觉心猛地一阵窒息,随之一种疼痛穿透心脏,柳琴猛地掀开身边的男人,胡乱披上衣服,拔腿向着楼下冲去。
  夜深如墨,天空仿佛浇铸的铜汁。
  柳琴不顾一切地朝着一个方向狂奔。
  老街上围了一大堆人。
  柳琴拔开纷乱的人堆,庄子云倒在血泊里。看着奄奄一息的庄子云,柳琴禁不住撕心裂肺地痛哭出声。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一种幻觉,自己倒在血泊中,边上一个叫白小玉的男人扶着自己痛哭……
  庄子云躺在柳琴的怀里,血肉模糊的一只手颤抖着解下胸前的玉扣,挂在柳琴的脖子上。
  来世!庄子云无力的说。
  柳琴含泪点头。
  庄子云走了。
  此后的柳琴在悲伤中郁郁而终。生命的最后时刻,柳琴嘴里吐着模糊不清的几个字:子云……
  没有人听到她说的话,因为那时窗外风声萧瑟。
  庄子云很平凡,柳琴也很平凡,平凡的两个人淹没在时代的风尘里。
  
  三、这一世,前世的庄子云和柳琴,或者说前前一世的梁子和白小玉,终于如愿以尝在一起了。
  所不同的是,他们变成了结儿和凤儿的故事。
  结儿和凤儿从小青梅竹马,所以顺理成章结为夫妇。新婚的那天夜里,新娘甜蜜的依偎在新郎怀里,幸福的说,我们终于了却了前世的缘分。新郎动情地说,缘分让我们今生相守。
  凤儿时常怀念和结儿在蒿草丛中约会的情景,远野有风拂过,火毒的日头里,凤儿倒在结儿的怀里,地上是一堆一堆的驴粪蛋,可是结儿和凤儿都觉得很幸福很浪漫。
  相对平静的一段婚后生活很快结束了。
  结儿认识了一个发廊女叫英子,两人隔三岔五偷情幽会。结儿的行踪很快为凤儿所掌握,几番摔盘砸碗大吵大闹过后,凤儿干脆也整宿泡在舞厅里。
  凤儿偷偷跟踪结儿,结儿也偷偷跟踪凤儿,彼此的秘密都真相大白。
  某天晚上,结儿在发廊女那里喝了很多酒,两人鬼混了一回。从发廊女那里出来,结儿满足的一个人在街上漫无边际地闲逛。
  突然,结儿发现了凤儿,凤儿正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。身子依偎在那个男人胸口,满脸幸福的样子。
  结儿禁不住气得五脏俱裂,猛扑上去将凤儿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和那个臭男人生擒活捉。
  愤怒之下,结儿劈了凤儿几个嘴巴,又和那个男人短兵相接,生死搏斗了一场。情知理亏,陌生男人落荒而逃,结儿自己也挂了彩。一转头,凤儿想要乘势溜走,结儿大吼一声,扯住凤儿的头发,几个响亮耳光,打得凤儿原地盘旋,嘴角鲜血淋漓。
  凤儿扑上来和结儿拼命。
  结儿说,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,偷人养汉……
  凤儿说,你这个不要脸的臭男人,包小姐养情妇……
  结儿撕掉了凤儿的假发,凤儿扯破了结儿的外套……
  终于,结儿和凤儿不共戴天,两人决定离婚。
  事务处的工作人员苦苦相劝,结婚才几天,不容易,相识是缘,相逢是份,应该珍惜缘份。
  结儿嗤之以臭,狗屁缘分,就是这个缘分把老子骗了!
  凤儿冷笑,缘分?见鬼去吧!如果有来生,就是找个瞎子跛子也不找你这种有缘分的德行!
  结儿毫不示弱,如果有来生,你就是送到我门上倒贴一座金山,我还嫌你烂呢!
  两人又将诉诸武力,被办事人员苦劝住。
  拿了离婚证的结儿和凤儿,被事务所的人劝着往街道的两边走了。
  结儿轻松地吹着口哨,凤儿迫不及待的将喜讯通知情夫。
  秋天的街上人来人往,很灿烂的日子。
  人们尽情的享受着好天气。   

突然,芸芸感到浑身一冷,感觉周围的温度降低了好几度,紧接着门口走进一个年级约莫比她小个两三岁的姑娘,芸芸仔细打量了下,姑娘挺漂亮的,唯独就是脸色太苍白,感觉气色不太好,身体很差的样子,芸芸笑了笑问她是不是也是台里的人,她叹口气说不是,聊天中芸芸得知对方的名字叫田玲,正当聊得起劲的时候,外面响起了导演的呼唤声。啊,抱歉!芸芸终于想起了过来的初衷,赶忙把盒子放下,顺便跟田玲报个歉,快步往录制现场跑去,这时身后的田玲那脸上露出一副诡异笑容。

在小玉上班的时候,她的化妆台上面突然有一个红色化妆盒,小玉吓得假都没请跑回了家,没想到,化妆盒在她家梳妆台上,没几天小玉疯了,用刀把自己毁容然后跳楼自杀,没几天,男人也在睡梦中,家里着火,烧的面目全非才断气。

绕着化妆间走了一圈,正准备走的时候,眼镜余光里突然出现一个精巧的红色化妆盒,瞬间感觉很诧异,随口就说了句没想到这样丑的化妆盒,还能有人用啊,真没品味,估计男友都找不到,不过这种异样的红色芸芸还是第一次见到过,感觉像想血,却又比血要刺眼,不知道为何,芸芸情莫名伸手拿起了它。

满身大汗的芸芸从梦中惊醒过来,还没缓过气,看到田玲手上拿着化妆盒坐在床头。。。。

这个晚上芸芸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中田玲与一男人手挽手,很要好的样子,田玲对男人很好,把大部分工资都给了男人 自己省吃俭用省下一点钱买了一个红色化妆盒,后来却发现男人与同事小玉搞在了一起,田玲趁化妆间只有她们两的时候质问那小玉,紧接着开始争吵了起来,争吵的过程中,小玉把她的化妆盒给砸了,还嘲讽她没人要,只能花钱讨好男人,但是男人却喜欢其他人,愤怒中的田玲冲上去与小玉打了起来,还逐渐的占了上风。就在这时,男人来了,二话不说,冲了上来狠很的给了田玲一巴掌,接着按住田玲,让小玉随意厮打田玲,小玉殴打还不算完,还用指甲把田玲的脸给抓花了。

第三天,化妆盒才又出现在公共化妆间,扫地阿姨见此嘀咕道:作孽哟,又不知道害了哪家的闺女。

芸芸运气不错,因为长相可爱,待人又有礼貌,刚进入电视台实习,所有的前辈们都挺喜欢她的,也都很关照她。其中,扫地阿姨与她关系最好。

有一天,阿姨把芸芸拉到一个偏僻的角落,偷偷的问她有没自己的化妆间,因为电视台化妆间较少的缘故,实习人员都没有自己特定的化妆间,都是在公共化妆间进行化妆的。

录制现场,只有她资历最少,所有打杂的活几乎都是她在做,累的挺惨,刚回到家一看时间挺迟,都快11点,洗漱一番上床去,很快就睡着了。

阿姨一听满脸紧张,紧接着就一再叮嘱芸芸要小心,不该碰的东西千万别碰,她可不敢说当初幸好自己信佛,第一次丢了这个盒子就从二楼摔下来,差点没摔死,没几天盒子又回来了,要对此芸芸除了心里奇怪,也就没去多想。

终于有其他同事做完节目回到化妆间,看到这种情况,赶紧把他们分开,分开后的田玲满脸献血,明显是破相了,但是田玲什么都没说,只是默默的收拾自己的化妆盒。

第二天清早,电视台门口围满了人,人群中间,田玲躺在血泊中,手上还拿着那个化妆盒,流的血慢慢的一点点的往化妆盒汇聚。

三个月后,因为工作能力不错,并且与台里人的关系都处的很好,芸芸被留在台里,因为留台的缘故也就不能像实习时准时上下班了,加班是家常便饭。

本文由360足球比分直播即时发布于历史建设,转载请注明出处:穿Red Banner袍的巾帼,家国天下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