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360足球比分直播即时 > 历史建设 > 刘豫被废后的最终结局,刘豫简介

刘豫被废后的最终结局,刘豫简介

文章作者:历史建设 上传时间:2019-10-01

刘豫做了八年傀偏皇帝,对金朝忠心无二,但在天会十五年十一月丙午,突然为金所废,并“降封刘豫为蜀王”,当时囚于开封金明池,—说是拘于琼林苑,并“乞居相州韩琦宅”,获得金人许可。至相州,对过去所为似有悔意,于是留钱五万,“命道士修醮,谢诸直言者”。十二月甲戌,“自相州徙上京”,途中经过燕山、中京,最后到达上京,“给旧夫子庙居之”。需要注意的是,这里的上京并非会宁府,而是辽之上京临潢府。当初金人攻破临潢府,将之屠城,后“以有罪者徙其中,彼人视之,以为罪地”,于此可见刘豫的下场。

刘豫

刘豫(1073年—1143年或1146年),字彦游,永静军阜城人,金朝扶植的傀儡政权伪齐皇帝。 元符时进士及第。北宋末任河北西路提点刑狱,金兵南下即弃职逃走。建炎二年,任知济南府,他见北方大乱,请改派江南一郡被执政拒绝。金兵围城,他杀勇将关胜而降。建炎四年,受金册封为“大齐皇帝”,建都大名,册文有“世修子礼”等语。先用金天会年号,不久,奉金朝的命令,改元阜昌。 绍兴二年(1132年,金天会十年),刘豫迁都汴京。他屡次派子刘麟、侄刘猊及宋叛将李成、孔彦舟等,配合金军侵宋。伪齐军曾攻占襄阳等地。绍兴四年,岳飞破李成,收复襄阳等地。同年,刘豫遣子刘麟会合金军渡淮南侵,遭到失败。刘豫屡败,金廷对他日益不满。 绍兴六年,刘麟等征发中原民兵大举侵宋,金朝按兵不动,不肯协助。伪齐军大败溃退,伤亡极重,民怨沸腾。次年,金废刘豫为蜀王,取消伪齐政权。后又迫令迁居临潢府(今内蒙古巴林左旗东南波罗城),改封曹王。刘豫被废时年六十五岁;卒年,宋史记载为绍兴十三年,金史则记载为皇统六年。 早年经历 刘豫出身务农世家,自幼缺乏教养和德行,曾偷同学的白金盂、纱衣。元符年间(1098年―1100年),刘豫考中进士。政和二年,被任命为殿中侍御史,被谏官攻击,宋徽宗不想揭发他过去的丑行,下诏不要追究。不久,刘豫多次上 书讲礼制局的事,宋徽宗说:“刘豫是河北的种田人,怎懂礼制?”贬刘豫为两浙察访。宣和六年,判国子监,拜官为河北提刑。 屈膝降金 金朝南侵宋朝,刘豫弃官到仪真避乱。刘豫与中书侍郎张悫交好,建炎二年正月,因张悫的推荐刘豫被任命为济南知府。当时山东盗贼蜂起,刘豫不愿去,请求改任东南部某郡,执政讨厌他,不许,刘豫气愤地上任去了。同年冬天,金军攻济南,刘豫派儿子刘麟出战,金军重重包围济南,副长官张柬增兵来援,金军才撤。金趁机派人以利劝诱刘豫,刘豫想起先前的忿恨,于是蓄谋反叛,杀他的部将关胜,率百姓降金,百姓不从,刘豫献城投降。建炎三年三月,完颜宗弼听说赵构已渡过长江,就派刘豫知东平府,任京东西、淮南等路安抚使,节制大名、开德府、濮、滨、博、棣、德、沧等州,刘麟为济南知府,黄河以南,由刘豫统领。 僭号称帝 建炎四年七月二十七日,金朝派大同尹高庆裔、知制诰韩窻册封刘豫为皇帝,国号大齐,建都大名府。先前,北京顺豫门长出瑞禾,济南渔民捕到鳝鱼,刘豫认为这是自己登帝位的符瑞,就派刘麟带重礼贿赂金左监军完颜昌,请求封他为帝。完颜昌应允,派使到刘豫所部询问军民应立谁为帝,众人未来得及回答,刘豫的同乡张浃超越次序答话,请求立刘豫,于是就决定立他,命高庆裔、韩日方备好玺绶宝册来册封他。 九月初九,刘豫即位为伪皇帝,大赦境内,遵用金的年号,称天会八年。以张孝纯为丞相,李孝扬为左丞,张柬为右丞,李俦为监察御史,郑亿年为工部侍郎,王琼为汴京留守,他的儿子刘麟为太中大夫、提领诸路兵马兼知济南府。张孝纯开始时坚守太原,十分忠义,赵构因王衣与张孝纯是至交,就让他去招抚张孝纯,正巧派完颜宗翰人从云中送他归属刘豫,于是失节于叛贼。 刘豫回东平,升东平为东京,改东京为汴京,降南京为归德府。以弟刘益为北京留守,不久又改为汴京留守。又降淮宁、颍昌、兴仁府皆为州。因他生于景州,任过济南知府,节制东平,僭位于大名,就招募以上四郡的丁壮数千人,号称“云从子弟”。下伪诏求直言。十月,封他的母亲翟氏为皇太后,妾钱氏为皇后。钱氏,是宣和时的宫人,熟悉宫中之事,刘豫想仿照宫中各种规制,故立她为后。十一月,改明年年号为阜昌。 倒行逆施 在刘豫未僭号时,多次派人劝说东京副留守上官悟,并贿赂上官悟的亲信乔思恭一起劝上官悟降金,上官悟把他们都杀了。又招降楚州知州赵立,赵立不看他的书信就斩了他的使者。又派赵立的朋友刘偲用写着大字的旗来诱降,并说:“我是你的老朋友啊。”赵立说:“我知有君父,不知有老朋友。”把刘偲烧死。博州判官刘长孺写信劝刘豫反正,刘豫囚他一百天,他都不屈服;又给他官做,他也不接受。 刘豫大肆搜索宋朝宗室,承务郎阎琦把宋朝宗室藏起来,被刘豫杖死。征召迪功郎王宠,王宠不到。文林郎李吉吉、尉氏令姚邦基都弃官而去。朝奉郎赵俊以甲子纪年而不写刘豫年号,刘豫也拿他没办法。洪皓身陷金朝已很久,完颜宗望劝他去为刘豫做官,他不答应,被流放到皓冷山。隐士尹惇听说刘豫召他,逃到山谷间,远走蜀中。国信副使宋汝为用吕颐浩的书信劝勉刘豫要以忠义为本,刘豫说:“没见张邦昌吗?已经如此,还说什么!”沧州进士邢希载上 书刘豫请求与宋通好,被杀。当月,刘豫在归德为陈东、欧阳澈立庙,是唐代张巡、许远那样的双庙制。 绍兴元年五月,张俊讨伐并打败李成,李成逃归刘豫。雄州的大侩王友直曾致书刘豫让他招抚李成,说刘光世、吕颐浩不是国家中兴的将相之才,后被人告发,下诏审问他并用刑法惩处他。六月,刘豫以刘麟为兵马大总管、尚书左丞相。在宿州设招受司,0宋逃亡者。 金人册立刘豫,以黄河为界,恐怕两河地区陷没敌伪境的人民逃归,下令大搜捕,有的被卖到别国,有的押送到云中,实际是防刘豫。十月,刘豫侵宋,派部将王世冲率蕃、汉兵攻庐州,庐州守臣王亨诱斩王世冲,大败他的军队。十一月,帅臣叶梦得招降刘豫部将王才。伪秦凤帅郭振入寇,王彦、关师古把他打败。伪知海州薛安靖及通判李汇献州降宋。 绍兴二年二月,知商州董先献商、虢二州叛附刘豫。襄阳镇抚使桑仲上疏治刘豫罪。朝廷即命桑仲兼任节制应援京城军马,审时度势,收复被刘豫攻占的州郡。仍命河南翟兴,荆南解潜,金、房二州的王彦,德安陈规,蕲、黄二州的孔彦舟,庐、寿二州的王亨互为应援,毋失事机。三月,桑仲被他的部将霍明杀死,高宗听后,授官给桑仲的两个儿子为将仕郎。河南镇抚使翟兴屯驻在伊阳山,刘豫认为是祸患,派人招降他,并答应封他王爵。翟兴烧了伪诏并杀了伪使。刘豫就暗中勾结翟兴的部下杨伟谋取翟兴。杨伟杀翟兴,拿着翟兴的头投降刘豫。 四月初五,刘豫迁都汴京。于是就把祖先的灵位奉于宋朝太庙,尊他的祖父为徽祖毅文皇帝,父为衍祖睿仁皇帝。亲自祭祀天地。当天,暴风卷旗,屋瓦震动,士民恐惧。刘豫在汴京大赦,与百姓相约说:“自今起不滥赦,不用宦官,不度僧道。文武杂用,不限资格。”当时河、淮、陕西、山东都驻扎着金兵,刘麟招乡兵十余万为皇子府十三军。在河南、汴京分别设淘沙官,使这两京的冢墓被发掘殆尽。赋敛烦苛,民不聊生。 五月,刘豫听说桑仲死,派人招降随州李道、邓州李横,都不受降,抓刘豫的使臣报告朝廷。六月,蕲、黄镇抚使孔彦舟叛附刘豫,他的部将陈颜明率千余人归宋。直徽猷阁凌唐佐、尚书郎李亘、国信副使宋汝为留在伪朝廷,早就谋划把刘豫的虚实写成蜡书报告给朝廷,事泄露,刘豫杀了凌唐佐,李亘也遇害。刘豫以知东平府李邺为尚书右丞、河南镇抚司都统制董先为大总管府先锋将。十二月,襄阳镇抚使李横在扬石打败刘豫兵马,乘胜奔汝州,伪守彭王己献城投降。刘豫派刘夔与金帅撒离曷侵蜀。抓住进士薛筇送给刘豫,劝他:“应早图反正,或可保全宗族,何必日后作为乱臣贼子与妻子儿女枭首示众呢?”刘豫大怒,想用兵器杀伤他,全赖张孝纯说情,方才获免。 助金为虐 绍兴三年正月初四,李横攻破颍顺军,伪守将兰和投降。初六,在长葛打败刘豫兵马。初八,李横率兵到颍昌府,伪安抚赵弼固守城池,李横猛攻,赵弼逃走,收复了颍昌。三月,河南镇抚司统制官李吉在伊阳台打败刘豫部将梁进,梁进被杀。三月,刘豫听说李横攻占颍昌,向金求援。完颜宗望派完颜宗弼来援,刘豫也派李成率二万人在京城西北的牟驼冈截击宋军。李横战败,颍昌又失陷。李横的军队本是一群盗贼,勇敢但无军纪,战胜时就争抢子女金帛,因此失败。四月,虢州失陷。镇抚司统制官谢皋指着自己的腹部对敌人说:“这就是我的赤心!”自己剖腹而死。谢皋,开封人。当月,明州守将徐文率领所部海船六十艘、官军四千多人从海上到达盐城,投降了刘豫。徐文说宋沿海没防备,可袭取二浙。刘豫大喜,以徐文知莱州,增加二十艘海舰,让他在通、泰间袭扰宋军。 五月,宋朝派韩肖胄、胡松年出使伪齐。刘豫想以召见臣下的礼节见他们,韩肖胄没说什么,胡松年说:“我们都是宋臣。”就拱手作揖而不跪拜,刘豫不能使他们屈服。于是问赵构怎么样,胡松年说:“圣主万寿。”又问赵构的意向,胡松年说:“一定要收复故疆。”刘豫有愧色。 此时刘豫完全占有梁、卫之地,翟琮驻屯在伊阳的凤牛山,孤军无援,就突围到襄阳。九月,杨政派川陕将官吴胜在莲花城打败刘豫军队。十月十八日,贼将李成攻陷邓州,由齐安守卫;二十二日,攻陷襄阳,李横逃奔荆南,知随州李道弃城逃走。李成占据襄阳,以王嵩知随州。二十三日,攻陷郢州,守臣李简逃跑,刘豫命荆超知郢州。贼将王彦先从亳州率兵到寿春,将进兵江南。刘光世驻军建康,扼守马家渡,派郦琼率所部驻在无为军,为濠、寿声援,伪齐兵才退。 十二月,金朝派李永寿、王翊来报聘。李永寿等放纵傲慢,请求放回刘豫的俘虏和西北人民流寓在江南的,又要割江北的土地给刘豫。监广州盐税吴伸上 书请求讨伐刘豫,说:“金人虽强大,实际不值得忧虑,叛贼刘豫虽弱小,实在可忧。现在敌人使臣在朝廷,应明里答应他们的条件而暗中谋取他们,趁他们不怀疑,可一战而擒获刘豫。” 甘为前卒 绍兴四年正月,翰林学士綦崇礼说:“刘豫父子倚重金人,且李永寿等是从刘豫那来,画江为界一定是刘豫的主意。看他的奸谋,是在窥伺我国疆土。恐怕已通使,人情定会懈怠,应告诫将帅更要严守边防。即使和议成,亦不可放松防御。”不久,朝廷派章谊使金。到云中,完颜宗望答书中不让宋驻军淮南,章谊没屈从,回来时路过汴京,刘豫想留他,他用计谋才脱身。熙河路马步军总管关师古在左要岭与刘豫军交战失败,于是投降刘豫。洮、岷地区全被刘豫占领。 二月,刘豫策进士。五月,知寿春府罗兴叛降刘豫。舒、蕲等州制置使岳飞收复襄阳,李成逃走,很快又收复唐州。六月,收复随州,在襄阳把随州伪守王嵩斩首。七月,收复邓州。刘豫听说岳飞攻取了襄、邓,就向金求援。伪奉议郎罗诱上奏南征策,刘豫大喜。刘豫抢民船五百条装战具,以徐文为先锋,声称攻定海。九月,刘豫下伪诏,有“混一-”的话,派他的儿子刘麟侵宋,并诱金人完颜宗辅、完颜昌、完颜宗弼分道南侵,步兵由楚、承进兵,骑兵由泗州奔滁州。又派伪知枢密院卢纬向金太宗完颜晟请兵,完颜晟召诸将商议,完颜宗望、完颜希尹反对,只完颜宗辅认为可以。于是以完颜宗辅权左副元帅,完颜昌权右副元帅,调渤海、汉军五万支援刘豫。因兀术曾渡过长江,熟悉地形,让他为前锋。刘豫以刘麟领东南道行台尚书令。宋朝震恐。有的劝赵构到别处,赵鼎说:“与敌交战不胜,再走也不晚。”张俊说:“到哪儿去避敌?”就决定亲征。二十六日,刘豫军和金军分道渡淮,楚州守臣樊序弃城逃走,淮东宣抚使韩世忠自承州退保镇江。 十月初一,诏命张浚增援韩世忠,刘光世移军建康。韩世忠又回扬州。起用张浚为侍读,十三日,韩世忠战于大仪,十四日,解元战于承州,都取胜。二十一日,刘豫的告示中有窥伺江南的话。二十三日,皇上从临安出发。十一月初七,下诏讨刘豫,才列举刘豫的罪恶,宋军士气大振,想渡江与伪齐军决战。赵鼎说:“退却本不可以,渡江也非良策。刘豫尚且不亲来,陛下怎能同逆雏决胜负呢?”淮西将领王师晟、张琦合兵收复南寿春府,捉住伪知州王靖。十二月十八日,岳飞派部将牛皋、徐庆在庐州打败金军。二十六日,金朝退兵,派使告知刘麟,刘麟丢掉辎重晚上逃走。 绍兴五年正月,淮西将郦琼收复光州,伪守许约投降。闰二月,刘豫派商元攻信阳军,知军事舒继明杀死商元。七月,刘豫废明堂为讲武殿,暴风连日不停。八月,攻陷光州。十月,刘豫下令百姓卖子依商税法纳税,即按卖多少钱而收税。刘豫献《海道图》及战船模型给金熙宗完颜亶。 绍兴六年正月,刘豫在淮阳聚兵,韩世忠率军赶快围攻。守将连续六次举烽火报警,完颜宗弼和刘猊合兵来援,都被韩世忠打败。六月,刘豫筑刘龙城观察淮西动静,被王师晟攻破,捉华知刚,俘获他的部众而回。九月,刘豫罢沿海互市。张孝纯对刘豫说:“听说南人久在造船,一旦乘风北来,将于我不利。”刘豫恐惧,因此罢互市。 刘豫听说赵构亲征,向完颜亶告急,领三省事完颜宗磐说:“先帝立刘豫,是希望刘豫辟疆保境,我能按兵息民。现在刘豫进不能取,退不能守,兵连祸结,休息无期。发援兵是刘豫得利,而实际是我受弊,怎能答应他?”完颜亶答复刘豫让他自行其事,暂派完颜宗弼率兵在黎阳见机行事。 于是刘豫以刘麟领东南道行台尚书令,李邺为行台右丞,冯长宁为行台户部,许清臣为兵马大总管,李成、孔彦舟、关师古为将,组织三十万民兵,分三路侵宋,刘麟总领中路兵,由寿春进犯庐州,刘猊率东路兵,取道紫荆山出涡口进犯定远;西路兵奔光州进犯六安,由孔彦舟统领。十月,刘猊军被韩世忠阻止不能前进,回到顺昌。刘麟军从淮西架三座浮桥过淮,贼众十万驻扎在濠、寿之间。江东安抚使张俊拒敌,诏命淮西宋军皆听张俊调遣,命殿帅杨沂中去泗州与张俊会合,等杨沂中到濠州时,刘光世已放弃合肥。张俊派人星夜赶往采石对刘光世说“:有敢渡过江南者斩。”刘光世不得已回到庐州,与杨沂中相呼应。统制王德、郦琼从安丰出兵,遇敌人三将军并打败他们。刘猊军数万人过定远,想奔宣化进犯建康。杨沂中在越家坊与刘猊军相遇,打败伪齐军;又在藕塘相遇,大败伪齐军。刘猊逃走,刘麟听说后亦拔砦逃走,刘麟军中有自己写好乡贯姓名而自缢的士卒,刘豫因此而失掉人心。金人听说刘麟等失败,责问刘豫的罪状,开始有废刘豫之意。刘豫觉察到此事,就请立刘麟为太子,来窥测金人的意图。金人答刘豫说:“慢慢来,应派人去询问,征求河南百姓的意见。” 绍兴七年春天,刘豫策进士,派间谍在淮甸放火,烧了刘光世的仓库。二月,又烧镇江。刘豫自刘麟败后,意沮气丧。中原地区刘豫统治下的百姓,天天盼宋军。三月,赵构进驻建康。八月,统制郦琼抓住吕祉,率三万兵叛降刘豫,不久杀了吕祉。刘豫听说郦琼投降十分高兴,在文德殿接见他,授给他静难军节度使的官衔,知洪州。郦琼劝刘豫侵宋,刘豫再次向金请求援兵,并说郦琼想亲自效力。金朝怕刘豫兵多难以控制,想用计除掉他,于是谎称郦琼投降恐怕有诈,命刘豫解散郦琼的军队。 遭废去世 金朝已经打算废黜刘豫,而刘豫还向金人日益请兵,金朝就以女真万户束拔为元帅府左都监屯兵太原,以渤海万户大挞不也为右都监屯河间。于是尚书省弹奏刘豫治国没有成绩,应当废掉。十一月十八日,金废刘豫为蜀王。 先前,完颜亶先令完颜昌、完颜宗弼称南侵到汴,骗出刘麟到武城,指挥骑兵从两侧包围并擒获刘麟,于是又奔入城中。刘豫正在讲武殿射箭,完颜宗弼率三名骑兵突入东华门,下马抓住他的手,一起到宣德门,强迫他骑上羸马,两边人露出利刃挟持他,被囚于金明池。第二天,召集百官宣诏责备刘豫,用数千铁骑兵围宫门,派小校在大街小巷巡逻,扬言说:“从今起不签发你们当兵,不收取你们的免行钱,替你们击杀貌似猛兽的人,请你们的旧主少帝来此。”于是人心才稍微安定。在汴设行台尚书省,以张孝纯权行台左丞相。伪丞相张昂为孟州知州,李邺知代州,李成、孔彦舟、郦琼、关师古也各为一郡长官。以女真人胡沙虎为汴京留守,李俦为副留守。各军都令兵士归农,宫人可以出嫁。得到金一百二十余万两、银一千六百余万两、米九十余万斛、绢二百七十万匹,钱九千八百七十余万缗。 刘豫哀求,说:“我们父子没有什么对不起大金的地方。”完颜昌说:“从前赵氏少帝离开京城,百姓有0赴死的,号泣之声远近都能听到。现今你被废,没有一人可怜你,你怎不自责呢?”刘豫无以回答,强迫他走,他表示愿住在相州韩琦宅第,允许。后来,他和他的儿子刘麟一起被迁到临潢,金封刘豫为曹王,赐田使他居住。 关于刘豫的去世时间,《宋史》《金史》记载不同,《宋史》记载刘豫于绍兴十三年(1143年,金皇统三年)六月去世,被废时六十五岁。 《金史》则记载刘豫死于皇统六年。

图片 1

www.lishixinzhi.com

返回目录

伪齐钱币

(1073~1143/1146) 南宋初伪齐皇帝。字彦游。永静军阜城人。元符时进士及第。北宋末任河北西路提点刑狱,金兵南下即弃职逃走。宋高宗建炎二年,任知济南府,他见北方大乱,请改派江南一郡被执政拒绝。金兵围城,他杀勇将关胜而降。四年,受金册封为“大齐皇帝”,建都大名,册文有“世修子礼”等语。先用金天会年号,不久,奉金朝的命令,改元阜昌。宋绍兴二年(1132年,金天会十年),刘豫迁都汴京。他屡次派子刘麟、侄刘猊及宋叛将李成、孔彦舟等,配合金军侵宋。伪齐军曾攻占襄阳等地。绍兴四年,岳飞破李成,收复襄阳等地。同年,刘豫遣子刘麟会合金军渡淮南侵,遭到失败。刘豫屡败,金廷对他日益不满。绍兴六年,刘麟等征发中原民兵大举侵宋,金按兵不动,不肯协助。伪齐军大败溃退,伤亡极重,民怨沸腾。次年,金废刘豫为蜀王,取消伪齐政权。后又迫令迁居临潢府(今内蒙古巴林左旗东南波罗城),改封曹王。刘豫被废时年六十五岁;卒年,宋、金二史本传都说在公元1143年(宋绍兴十三年、金皇统三年),但《金史·熙宗本纪》说在皇统六年,似以本纪为可靠。

刘豫从皇帝突然被废为蜀王,并未有任何抗争,还“上表谢封爵”。大概金廷也觉得刘豫并无大过,于是在皇统元年“赐豫钱一万贯、田五十顷、牛五十头”,次年又进封刘豫为曹王,在制书中称赞刘豫:“八年享国,一节事君,视去位如脱屣,以还朝若登仙”,可以说对刘豫事金给予了相当的肯定。而刘豫也在谢表中云:“帝号若释重负,王爵有感鸿恩!自得清闲而北来,未尝徘徊而南望,久安地僻,忽被改封;滔捧读于训词,若躬听于御语,温其如玉,爰然似春”。不但没有显示对金廷的丝毫不满,还是先出感恩戴德之情,这与他当时被宋廷所谪艇后,所上谢表中透露的怨恨之情,大不相同。

刘豫在临潢府的生活状况,史籍阙载,仅记其死于皇统六年九月戊寅。《齐乘》云,刘豫墓在“济南城西鹤山下”,但有学者认为:豫徙临潢卒。济南不应有墓,此后人附会”。但考虑到,济南也是金的统辖区,济南又是刘豫的崛起之地,他死后,金人将之葬于此,也并非没有可能,故此处暂且存疑。另外,《秋涧集》中又载刘豫祖坟在阜城县之南十二里,元朝时称之“御庄”,且有石马存焉。清人吴焯对此还发出“天道固难问矣”的感慨。

废齐后刘麟的命运远胜乃父。前文提到,金人入开封废刘豫前,提前将刘麟诱捕,然后将父子二人均遣送临潢府。但是不久,刘麟即为金人重新启用,授其北京路都转运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原齐将李成、孔彦舟、徐文、郦琼等入金后仍然统兵,还直接参与了随后的侵宋战争,而刘麟尤以军事见长,却令之远在临潢为转运使,可见其曾为“大齐”皇子的身份令金朝有所顾忌,不敢以之在中原统兵;但同时给予高官,来彰显金朝对其“忠诚”的褒奖,起到劝勉汉人官员尽心服务金朝的作用。

完颜亮登基后,刘麟进一步得到晋升,历任中京都转运使、燕京路都转运使、参知政事、尚书右丞;在海陵天德二年七月,一度升至尚书左丞之高位,但在同年十一月,不知何因被罢,复为兴平军节度使、上京路转运使、开府仪同三司,封韩国公,死年六十四岁。

本文由360足球比分直播即时发布于历史建设,转载请注明出处:刘豫被废后的最终结局,刘豫简介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