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360足球比分直播即时 > 历史朝代 > 贞国君真是吃了红丸死的啊,南齐红丸案真的假

贞国君真是吃了红丸死的啊,南齐红丸案真的假

文章作者:历史朝代 上传时间:2019-10-05

登基时还好好的皇帝一个月就崩天,这在朝野间引起的舆论可想而知。但由于此事涉及宫廷秘事,疑点重重,虽然舆论多指光宗遭受郑贵妃等人的暗算,但毕竟只是猜疑而已,谁也没有确切的证据。在当时复杂的情势下,这件事最后的处理结果并不算多严重,以崔文升发配南京、李可灼充军而就此草草收场。

重臣杨涟指责御医崔文升误用泻药,而崔文升却反驳说并非自己误用药,而是皇帝用了“红丸”,才造成病重。

当上太子之后,郑贵妃仍然没有放弃,想要直接杀害他,因此有了明末三大案的“梃击案”。

最可怜的自然是明光宗了,没当皇帝之时步步惊心,当了皇帝没几天又死得不明不白,由于事出突然,连皇陵也来不及新造,只好用前朝的废陵来应急……这个皇帝当得还真有点闹心!

这一天,朱常洛召见方从哲等十三名大臣,向大臣们说:“朕时间不多了,你们与朕辅助皇长子要紧。”显然,他已经在考虑自己的后事了。方从哲等人没有思想准备,大臣们听得伤心,纷纷哽咽起来。

崔文升虽然被治罪,但是朱常洛的身体到底还是垮了。在托付后事之时,鸿胪寺丞李可灼说有仙丹要呈献给皇上。太监不敢做主,报告给内阁大臣方从哲。

好在光宗各方面表现中规中矩,让万历皇帝始终无话可说。在胆战心惊的三十九年之后,他终于在万历驾崩之后,登上了梦寐以求的皇帝宝座。即位之初,光宗颁布了一系列的新政措施,大多数是针对神宗时期的弊政而发。众所周知,明神宗中后期,长期不上朝理政,朝纲松弛,人心涣散。光宗虽然只是颁发政令,尚未见到实效,但已经使朝野人心大振,展现出了新的一番气象。看起来,这位沉潜许久的新皇帝似乎是想有所作为,也初步展现出了自己的魄力。

大臣们听了面面相觑,都不敢明说究竟该不该让皇上服用此药。中午,李可灼调制好了红色丸药,送到皇上的御榻前。朱常洛命群臣一起进来,看着他服用李可灼的红丸,高兴地对李可灼说:“忠臣,忠臣啊。”

朱常洛虽然登基,却一生坎坷。他的出生不受父亲喜爱,在皇权和臣权对抗之时成为太子,当了太子后差点丢掉性命。好不容易当了皇帝,却只当了一个月就死亡,称“一月皇帝”。

光宗的病倒一方面缘于其精神长期受压抑,身体本就有些衰弱,初登大位,朝政繁忙,自然有些劳累;另一方面直接的诱因则与其沉湎女色有关。光宗登基之后,与之“敌对”的郑贵妃送来了八名美女供其享乐,(历史:www.lishixinzhi.com)而好色的光宗却似乎没有一点儿警惕,反而高兴地笑纳。白天日理万机,已经精神劳瘁不堪,退朝之后,他又难抵女色诱惑,“一生二旦,俱御幸焉”,也由此身体一下子垮了下来。

李可灼奉召前来,为皇上诊视病情,说明了病源和治法。朱常洛很高兴,命他从速进药。

中国古代服食仙丹,追求仙丹的皇帝很多。今人都知道这些所谓的长寿“仙丹”,实际上是慢性毒药。所以吃了仙丹皇帝不仅没长生,还因此损害寿数。

明光宗在明代的帝王中知名度颇高,不过这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英明神武,而是由于其死得蹊跷。

鸿胪寺官员李可灼来到内阁,说有仙丹要进献给皇上。内阁首辅方从哲对于向皇上进药十分谨慎,没有答应。

朱常洛是明神宗偶然宠幸了太后一位叫王氏的宫女所生,明神宗觉得丢脸不想要这个孩子。但是因为已经记上起居注,加之太后盼孙心切,最终无奈留下。

就在此时,鸿胪寺官员李可灼请求向皇上进奉能治百病的“仙丹”。事实上,对于所谓仙丹,大臣们都纷纷反对。有大臣说曾见过两人服食这种药物,一人身体有益,而另外一人则受害不浅,可见,这种药物的效用,是因人而异。更多的大臣认为既然这种药称为“仙丹”,那么便不足相信。显然这是较为理性的态度,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能够包治百病的仙丹。

大臣们关切地问:“服用后情形如何?”

朱常洛患病之后,召崔文升诊治。而这崔文升原本为郑贵妃心腹,在郑贵妃的指使下开“通利药”,相当于泻药。朱常洛服食后,一昼夜连泻三四十次,身体迅速衰弱,处于衰竭的状态。

在这一个月里,围绕着光宗发生了许多诡异的事情,汇集了各种戏剧性元素:宫廷、阴谋、女色、疾病、药物、仙丹……可谓精彩纷呈,而后世也往往以“红丸案”称之,这也是明代最有名的宫廷奇案之一。

内阁官员断然阻止,告诉太监:“他自称仙丹,就更不能信他。”

作为明神宗的长子,朱常洛是大臣心中最好的储君人选。但是当时明神宗宠爱郑贵妃,而郑贵妃一心想要立三子继位,所以皇权与臣权对抗,最终臣子获胜,明神宗憋着一股气立朱常洛为太子。

由于崔文升原是郑贵妃的亲信内侍,此事传出之后,朝堂间议论纷纷,都指责其所开药物与医理不符,怀疑是受到郑贵妃的指使,故意用泻药来谋害光宗。有大臣上书指出:医生本来应该“有余者泻,不足者补”,光宗的症状显然是体虚,应以滋补为主,却反而用“相伐之剂”,显然是另有隐情。

“红丸”又称红铅丸,是宫廷中特制的一种春药。“红丸”制法很是特别,取童女首次月经盛在金或银的器皿内,还须加上夜半的第一滴露水及乌梅等药物,连煮七次,浓缩为浆。再加上乳香、没药、辰砂、松脂、尿粉等拌匀,以火提炼,最后炼蜜为丸,药成。

明光宗朱常洛,明神宗朱翊钧长子,母亲孝靖皇后王氏,明朝第14位皇帝。

纵观明光宗这一个月的身体情况,真可谓内忧外患。本已经有朝政烦心,加上郑贵妃进献美女劳体,身体本已虚弱不堪,却又接连服食大黄与红丸,大黄为寒凉之物,“红丸”为大热之物,二者同时用于光宗纵欲过度的身体,后果可想而知。

皇上病情加剧的消息很快传出,外廷舆论汹涌,纷纷指责崔文升受郑贵妃指使,有加害皇上的异谋。

虽然登基前,朱常洛也曾想当个明君。但是上位之后,却迅速沉迷享乐,耽于美色,掏空了身子。

掌管御药房的太监崔文升负责为皇帝开方抓药,不知何故,他开的是“大黄”药。众所周知,大黄是大凉之药,其主要功效在于清热泻火。光宗服用之后,一昼夜连泻肚子三四十次,顿时头晕目眩,身体疲软不堪,就此卧床不起。

嘉靖年间,为了配制“红丸”,前后往宫中共选少女1080人。嘉靖26年2月,从畿内挑选11至十14少女300人入宫,三十一年十二月又选300人,三十四年九月,选民间女子十岁以下者160人,同年十一月,又选湖广民间女子200人,四十三年正月选宫女300人。

服完红丸,朱常洛觉得舒服了很多,还让內侍告知大臣“圣体用药后,暖润舒畅,思进饮膳。”甚至后来还不顾劝阻,又服了一颗。当时吃完是舒服了,但是朱常洛却在当天五更就去世了。

光宗是明朝第十四个皇帝,经过多年的太子岁月之后,终于在39岁这一年登上了君位。登基之时,他步履轻松,面色和悦,看上去身体还不错,但一个月后却在服食了所谓“红丸”之后骤然离世,被称为“一月皇帝”。

他终于病倒了。郑贵妃指使崔文升以掌管御药房太监的身分,向皇上进奉通利药,大黄——一种药性极为猛烈的泻药。朱常洛服了崔文升送来的药,一昼夜连泻三四十次,顿时趋于衰竭状态,根本无法起床,一连几夜无法入眠,一天吃不下一小碗粥,头眩目晕,身体疲软,不能行动。

事后捉住张差审问,张差供认自己是受郑贵妃手下宦官庞保、刘成指使。大臣要求处置郑贵妃亲信宦官,还没要求处置郑贵妃呢,人就跑到皇帝那儿哭诉。

但当天下午,光宗怕药力不够,又催促再进一丸药,此时,御医们都认为不合适,但是皇帝频繁催促,无奈之下,李可灼只好又再进一枚红丸。谁也没有料到,次日五更,光宗却突然驾崩,连遗言也未曾留下。

可是,朱常洛哪里甘心等死,对“仙丹”抱有最后一线希望,命太监:“立即召见李可灼进宫诊视。”

明神宗不忍爱妃伤心,最后竟然放了那两个太监。并且迅速给张差定了“疯癫奸徒”的罪名,立刻处死,消除人证。

但即位十天之后,他便蹊跷地病倒了。开始,他还带病坚持处理政务,但是大臣们看见消瘦憔悴的皇帝与之前判若两人的景况,都惊骇不已。

李可灼是首辅方从哲带进宫来的,也要追查方从哲。方从哲想逃脱罪责,慌忙上书请求退休。可是退休之后,声讨他、要求严办他的书文接连不断。方从哲一面竭力为自己辩护,一面自请削职为民,远离中原。许多大臣为他开脱,也难了断。

方从哲说:“彼称仙丹,便不敢信。”但是朱常洛想着死马当活马医,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接受了李可灼的进药。

但是明光宗此时已经是到了垂死的地步,对仙丹却抱了最后一线希望,他让李可灼速速进药。由于此丸药呈现红色,因此被称为“红丸”,根据大臣事后的分析,所谓“红丸”主要由红铅、秋石等炮制而成,是大热之物,据说还有一定的壮阳效果。光宗手拿红丸,连声称赞其“忠臣”,然后当着众大臣的面服了下去。服用之后,光宗感觉还不错,“暖润舒畅,思进饮膳”,乐意吃东西了,这自然是好事,大臣们庆幸不已。

傍晚,李可灼对方从哲说:“皇上恐怕药力衰竭,要求再服用一丸。”

这红丸是用妇人经水、秋石、人乳、辰砂调制而成,性热。正好与当初崔文升的“通利药”药性相反,如此可不就催人性命吗!朱常洛因此透支性命,迅速死亡。

明光宗是明神宗的长子,但却不为神宗所喜。主要是其生母本是地位卑微的宫女,神宗年轻时偶然临幸了一次,没想到便有了后来的光宗。在神宗心里,始终把这件事当成丑事,自然更没打算要做一个负责的父亲。若不是太后爱孙心切,以及群臣一次次冒死抗争,他的太子之位早就被神宗宠爱的郑贵妃所生的福王取代了。尽管如此,他的太子生涯始终充满了风险,甚至于在戒备森严的皇宫里,还发生过乡下大汉手持大棒闯入太子宫殿,试图拿大棒击杀太子的诡异事件。明代宫廷的三大奇案“梃击案”、“妖书案”、“红丸案”都与他有关联。

李可灼不肯就此罢休,他进宫向太监送药,太监不敢自作主张,便向内阁报告说:“皇上病情加剧,鸿胪寺官员李可灼来思善门进药。”

万历四十三年,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张差手持枣木棍,突然闯入太子朱常洛居住的寝宫。一路见人就打,许多人因此而死,就连太子也差点丧命。

虽然光宗就此停药不服,但身体显然已经垮了下来。甚至于在病榻前召见大臣时,已经拉着皇太子的手有托孤之意,并频繁叮嘱大臣们要抓紧为自己筹备寿宫事宜,显然他已经自己感觉不对,要开始预备后事了。

他虽然已经托付了后事,还是希望能够出现奇迹,对李可灼的红丸寄予了厚望,丝毫没有怀疑会出什么意外。群臣退至便殿不久,内侍出来传话:“圣体用大药后,暖润舒畅,思进饮膳。”

史料记载,朱常洛在登基大典上,“玉履安和”,“冲粹无病容”。但是在登基十日后,却一病不起。

万历末年,朱常洛的太子地位已经确定。郑贵妃为了讨好朱常洛,投其所好,送了八个美女供他享用。朱常洛身体并不强健,与这些女人淫乐,渐渐体力不支。登基刚刚十几天,就因酒色过度,卧床不起了。可是,他并没有节制,一天夜里,为了再次寻求刺激,服了一粒“红丸”,结果,狂躁不已,狂激奋止,精神极度亢奋。

《国榷》记载郑贵妃“进侍姬八人,上疾始惫”。

“红丸”,一种特殊的春药,以少女经血为药引,将皇帝朱常洛命归西天。

因为服食丹药而亡的皇帝不少,但是像明光宗如此正大光明记载因此而死的皇帝还是很少的。

出乎意料的是,第二天,即九月初一日凌晨,形势急转直下。朱常洛服用了两粒红色丸药之后,五更时分病情突然恶化,突然气绝。朱常洛死了,他刚刚即位三十天,连年号还没来得及制定。

廷臣气愤,杨涟直接说:“贼臣崔文升不知医……妄为尝试;如其知医,则医家有余者泄之,不足者补之。皇上哀毁之余,一日万几,于法正宜清补,文升反投相伐之剂。”

郑贵妃进奉美女,又指使崔文升进药,蛛丝马迹暴露无遗,但李可灼是否受她指使,人们只是猜疑而已。

经历了这么多,朱常洛好不容易登基称帝,却没想到只当了一个月的皇帝就迅速去世,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儿呢?

方从哲回答:“鸿胪寺丞李可灼自己说是仙丹,臣等不敢相信。”

太子差点被打死,结果指使者哭泣一通就没事儿了,荒唐至极。

一系列离奇蹊跷之事,接二连三的发生在明神宗死后一个月之中,郑贵妃利用明神宗生前对她宠幸的特殊地位,摆弄着即位仅仅一个月的明光宗朱常洛的命运。朱常洛虽然登极当了皇帝,仍然未能摆脱笼罩了他几十年的厄运。

《罪惟录》记载:“及登极,贵妃进美女侍帝。未十日,帝患病。”

李可灼说:“圣躬安适如前,平善如初。”

沉寂了片刻以后,朱常洛突然问道:“有鸿胪寺官进药,此人何在?”

最后,一位刚入阁的,与崔李双方都无牵连的大臣韩爌上书才平复了众议。李可灼被判流戍,崔文升被贬放南京。

大臣们一颗悬着的心,终于落地了。

明朝历史上的红丸案是怎么回事?红丸案,为明朝三大案件之一。泰昌元年,光宗病重,李可灼进献红丸,自称仙丹。光宗服后死去。有人怀疑是神宗的郑贵妃唆使下毒,旋即展开了一系列的追查元凶的举动。其间,党争与私仇夹杂其中,连坐罪死者众矣。

明末宫廷内党派斗争激烈,“红丸”一案,引起了党派更加尖锐的矛盾。(历史:www.lishixinzhi.com)有人认为,李可灼进的“红色丸药”就是“红丸”。春药属于热药,皇帝阴寒大泄,以火制水,是对症下药。李可灼把春药当补药进上,只是想步陶仲文后尘而已,只不过他时运不佳……又有人认为,红色丸药是道家所炼金丹,用救命金丹来对付垂危病人,治活了则名利双收,死了算是病重难救。还有人认为,拿春药给危重病人吃,有悖常理。李可灼明知自己不是御医,病人又是皇帝,治出了问题,脑袋都保不住,为什么还这样大胆进药?况且,朱常洛纵欲伤身,急需静养,怎么还用这虎狼之药?由此推断,李可灼必是受人指使,有意谋杀皇上。再一追查,崔文升曾是郑贵妃属下之人!

方从哲还是不放心,要李可灼与宫内医官商量后再定。一位大臣对在场的大臣们说:“我的家乡有两人服用过此药,一损一益,损益参半,此药并非万全之药。”

本文由360足球比分直播即时发布于历史朝代,转载请注明出处:贞国君真是吃了红丸死的啊,南齐红丸案真的假

关键词: